主页 > 社会新闻 >

女博士因"抄袭门"学位被撤 法学家称"量刑过重"
发布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次 发布时间:2015-04-09 07:56

《国际新闻界》用黄色标注出具体内容,认定于艳茹的行为“已构成严重抄袭”。资料图片

本案中于艳茹的博士论文并没有舞弊作伪,授予学位的主要标准是博士论文。但北大却以在校期间投递的论文舞弊作伪作为撤销其博士学位的标准,并不恰当。

———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行政法研究会副会长刘莘

4月4日,在北京大学举行的“学位授予与学位撤销中的法律问题”研讨会上,来自北京高校的十数位法学专家大多认为,北大对于艳茹撤销博士学位的处罚“量刑过重”。

去年8月17日,中国人民大学学术月刊《国际新闻界》杂志通报于艳茹在该刊发表的文章涉嫌抄袭,今年1月10日,北大通报撤销其博士学位。

“北大博士抄袭”的新闻震惊了于艳茹的同学。她的初中、高中、大学本科、硕士、博士期间的同学都向南都记者证实:于艳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优等生。事实上,于艳茹的硕士毕业论文曾被评为优秀论文,在北大读博期间所发表的论文数量也超出了北大历史系的要求,其博士论文也在答辩时获得全票通过。

她感到委屈:“我有错,但同时我也是个受害者。”她质疑北大的处理决定和申诉处理结果,并打算通过所有合法途径维权。

一位在学术上颇有前景的博士,为何卷入抄袭门,继而被母校撤销学位?来自法学界的专家们又因何理由认为“量刑过重”?因“非博士论文过错”而导致被撤销博士学位合理吗?

“超额”发表学术论文

2008年,于艳茹考取了北大历史系世界史专业博士研究生,主攻法国史。

北大历史系对博士要求十分严格。据于的一位博士同学介绍,北大博士研究生学制虽然是4年,但按时毕业的不到三分之一,他和于艳茹都是读了5年才毕业,有的人甚至要延期至7-8年。

2012年是于艳茹在北大读博士的第四年,也是关键时期———她在撰写博士论文。从中国知网可以看到,就在当年9-11月份,她分别在《历史教学》、《史学理论研究》和《法国研究》上发表了三篇史学研究论文。

如此频繁的论文写作与其充分的准备工作息息相关。

于艳茹在北大历史学系读博遇到的首要问题是法语。研究法国史,不能不学法语,北大历史学系也要求博士生在修英语课的同时掌握一门二外。于艳茹则创下了师门里“年龄最大的法语零基础博士”纪录。她选修了北大的法语课程,一学年之后,一次性通过了大学法语四级考试,能够基本简单对话以及阅读法语文献,后来还与出版社签订合同翻译法文书籍。

下一步,就要考虑出国搜集资料的问题。北大一位在读博士生告诉南都记者,国内世界史研究目前还无法与国外相比,语言、材料都是国外的,国内的研究也不得不对国外研究亦步亦趋。

在申请出国前,于艳茹考虑到自己传媒、历史跨专业的学习经历,决定研究法国启蒙运动时期的出版史,从传播的角度切入历史,导师也对此颇感兴趣,希望跨学科能够带来新想法。而北大则为博士研究生提供了丰富的学术资源,国家留学基金委和北大研究生院都提供了一定出国留学的资金及机会。

2009年9月,于艳茹申请了欧盟伊拉斯谟项目奖学金。次年3月,她便启程前往法国里尔第三大学(即戴高乐大学)进行了为期10个月的游学。在此期间,她的博士论文选题渐渐清晰。

2011年1月回国后,她在整理材料时发现有所缺憾:“因为我当时不在法国的首都巴黎,无法长期有效地利用法国国家图书馆,材料搜集得还不够。”那时,正巧北大研究生院有个短期交流的项目,她申请成功,随即前往哈佛待了3个月。

“有同学在哈佛访学一年,回来说哈佛的书很全,可以免费扫描。书籍出版史的重镇就在哈佛。”

于艳茹每天泡在哈佛大学的图书馆里,扫描了好几百本书———她不仅要为博士论文找材料,还想为自己未来5年、10年要研究的题目搜集信息。

得益于学术信息和以往写作经验的积累,于艳茹得以在2012年成功发表3篇历史学学术论文,超过了北大对博士毕业所要求的2篇学术期刊论文发表量。名为“独行的沧浪客”网友自称是北大历史系2006级博士,他对此评价道:“这样的科研成绩不但在北大就算是在全国高校博士研究生群体中都还是不错的。”

2013年,于艳茹的博士论文在答辩中获得全票通过。

“业余作品”一年后卷入抄袭门

一个自称以学术为生命的人,为何会陷入抄袭丑闻?

最初,人们臆测北大博士抄袭的原由:难道是为了凑够论文数而抄袭?

但于艳茹告诉南都记者,投在《国际新闻界》杂志的那篇涉嫌抄袭的文章,写于2013年1月,那时她的论文发表数已达到申请博士学位的要求。随后,在2013年1月和3月,她又在《世界文化》杂志上发表了两篇知识介绍性文章。

于艳茹解释,之所以写这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初衷是“想给国内的外国新闻史教材引介一个在国外并不新鲜、在国内还鲜为人知的观点以及一个与之相关的新闻史故事”。

其写作背景仍要追溯到2012年底,法国历史学家、思想家亚历克西·德·托克维尔的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在国内掀起了一股法国史的研究、学习热潮。人们对这本书的解释良莠不齐,北大历史系的学者认为他们有义务做最专业的解读。

当时,于艳茹的导师、北大历史系教授高毅正组织出版《<旧制度与大革命>解说》一书。他在师门内征文,随后挑选了8篇论文,其中包括于艳茹的论文《关于“旧制度”的几个问题》。

于艳茹称自己是个“有使命感的人”。她发现外国新闻史的教科书上涉及法国大革命前的大众新闻业只有简单一句话:“旧制度时期的法国新闻业处于严格的书报审查制度之下,因此在1789年革命前没有发起过对旧制度的攻击。”但她查阅的资料却表明,这个判断是不准确的。她说,正因如此,她写了那篇《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的“投石党运动”》。在文章的摘要部分有这么一句话:“新研究表明,1775年,法国大众新闻业曾经在政治上突然变得激进化……”于艳茹说,这里的“新研究”三个字已经表示出这篇文章不是她自己的研究成果。

历史学博士写的文章为何投到了传播学学术杂志上?

在于艳茹看来,这只是一篇“介绍性文章”,不是史学论文,而是一篇“业余作品”,因此没有选择史学期刊,而是选择了《国际新闻界》。如今反思此事,她承认对《国际新闻界》和自己的文章定位出现失误。

《国际新闻界》是由教育部主管、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新闻传播学综合性学术月刊,刊载国内外新闻传播学各领域理论和应用研究的原创性成果。

据该杂志编辑、人大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刘海龙介绍,从2010年起,杂志启用电子投稿系统,通过后系统自动显示待刊,一般通过到待刊状态会持续一个月以上。

2013年1月,于艳茹通过电子投稿系统交稿。3月18日,她收到《国际新闻界》责任编辑的电子邮件用稿通知,说文章引用文献基本规范,内容一字不用改,只需改注释格式。

当年7月23日,《国际新闻界》第7期刊登了于艳茹的文章。孰料,这篇文章发表1年之后,忽然有人举报到杂志社,称这篇文章属于抄袭。

Tags:
相关阅读
鎴戠殑鍙嬫儏閾炬帴锛
  • 缇庨珮姊呯綉鍧
  • 缇庨珮姊呯綉涓婅祵鍦
  • 缇庨珮姊呯綉涓婅祵鍦
  • 缇庨珮姊呯綉鍧
  • 婢抽棬閲戞矙鍥介檯
  • 缇庨珮姊呯綉涓婅祵鍦
  • 婢抽棬閲戞矙瀹樼綉
  • 婢抽棬閲戞矙瀹樼綉
  • 缇庨珮姊呯綉涓婅祵鍦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閲戞矙瀹樼綉
  • 婢抽棬閲戞矙鍥介檯
  • 婢抽棬閲戞矙鍥介檯
  • 婢抽棬閲戞矙瀹樼綉
  • 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閲戞矙鍥介檯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閲戞矙鍥介檯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戝潃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閲戞矙濞变箰缃
  • 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戝潃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戝潃
  • 閲戞矙缃戜笂璧屽満
  • 閲戞矙绾夸笂濞变箰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戝潃
  • 婢抽棬閲戞矙濞变箰缃
  • 婢抽棬閲戞矙濞变箰缃
  • 婢抽棬閲戞矙缃戝潃
  • 閲戞矙濞变箰缃戝潃
  • 婢抽棬閲戞矙濞变箰缃
  • 閲戞矙绾夸笂濞变箰
  • 閲戞矙绾夸笂濞变箰
  • 婢抽棬閲戞矙濞变箰缃
  • 閲戞矙濞变箰缃
  • 閲戞矙绾夸笂濞变箰
  • 閲戞矙濞变箰缃戝潃
  • 閲戞矙濞变箰缃戝潃
  • 閲戞矙绾夸笂濞变箰
  • 閲戞矙瀹樼綉
  • 閲戞矙濞变箰缃戝潃
  • 閲戞矙濞变箰缃
  • 閲戞矙濞变箰缃
  • 閲戞矙濞变箰缃戝潃
  • 閲戞矙濞变箰瀹樼綉
  • 閲戞矙濞变箰缃
  • 閲戞矙瀹樼綉
  • 閲戞矙瀹樼綉
  • 閲戞矙濞变箰缃
  • 婢抽棬姘稿埄瀹樼綉
  • 閲戞矙瀹樼綉
  • 閲戞矙濞变箰瀹樼綉
  • 閲戞矙濞变箰瀹樼綉
  • 閲戞矙瀹樼綉
  • 婢抽棬姘稿埄璧屽満
  • 閲戞矙濞变箰瀹樼綉
  • 婢抽棬姘稿埄瀹樼綉
  • 婢抽棬姘稿埄瀹樼綉
  • 閲戞矙濞变箰瀹樼綉
  • 婢抽棬姘稿埄濞变箰
  • 婢抽棬姘稿埄瀹樼綉
  • 婢抽棬姘稿埄璧屽満
  • 婢抽棬姘稿埄璧屽満
  • 婢抽棬姘稿埄瀹樼綉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戝潃
  • 婢抽棬姘稿埄璧屽満
  • 婢抽棬姘稿埄濞变箰
  • 婢抽棬姘稿埄濞变箰
  • 婢抽棬姘稿埄璧屽満
  • 姘稿埄濞变箰瀹樼綉
  • 婢抽棬姘稿埄濞变箰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戝潃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戝潃
  • 婢抽棬姘稿埄濞变箰
  • 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戝潃
  • 姘稿埄濞变箰瀹樼綉
  • 姘稿埄濞变箰瀹樼綉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戝潃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姘稿埄濞变箰瀹樼綉
  • 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姘稿埄濞变箰瀹樼綉
  • 婢抽棬榛勯噾鍩庡畼缃
  • 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榛勯噾鍩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婢抽棬榛勯噾鍩庡畼缃
  • 婢抽棬榛勯噾鍩庡畼缃
  • 婢抽棬姘稿埄缃戜笂璧屽満
  • 榛勯噾鍩庡ū涔